赵丽丽 创业路上勇克“卡脖子”难题

赵丽丽(右二)在晶体生长实验室工作现场。

本报记者 薛婧 沈丽娟

1月18日,正值数九隆冬,在位于哈尔滨新区的松北(龙岗)科技创新产业园12号楼内,哈尔滨科友半导体产业装备与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(简称科友半导体)首批碳化硅生产线设备正在紧张有序地安装调试中。为了这一天的到来,该公司董事长赵丽丽已经为之奋斗了8年。

2013年,放弃海外高薪,应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之邀返乡任教之时,她就胸怀报效祖国、突破国内第三代半导体材料“卡脖子”难题的梦想。2015年,在我省“千人创业、万人创新”的政策感召下,赵丽丽开启了创业之路,主攻方向就是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的装备设计开发、关键工艺技术研发及科研成果产业化。

8年执着拼搏,随着关键技术和应用产品的不断突破,赵丽丽的梦想正逐渐变成现实。

初心:做强国内半导体产业

机会永远青睐有准备的头脑。这点在赵丽丽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。从小到大,家境贫寒的赵丽丽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“学霸”。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就读期间,年年获得奖学金;后又获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读完博士学位。

2011年,赵丽丽入职美国可再生能源公司,任职中国区总经理兼技术总监。虽然在美国做高管,生活优越,待遇优渥,但作为一名海外游子,赵丽丽时刻挂念祖国、挂念家乡、挂念亲人。正是国外履职的那段经历,让她看到国内企业好多技术相对落后的现状,产生了回国发展的想法。

“我所从事的半导体行业在国内一直是落后的,我在国外工作的时候深深感觉到国内与国外在核心技术上的差距,也看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巨大潜力。所以我想为改变这种落后状态做一些事情。”赵丽丽坚定地说。

2013年,适逢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出台了“百人计划”人才引进政策,本科老师向其发出邀请:“学校将组建一个新能源化工系,有兴趣回母校任教吗?”这让赵丽丽喜出望外,她毅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工作,应邀回到了母校,在化工学院任职教授。

回到哈工大任教后,她一边兢兢业业地教书育人,一边凭借深厚的专业知识及丰富的实践研究经验,继续致力于新能源、半导体产业晶体材料的工艺优化和应用研究。

2015年,赵丽丽创办哈尔滨化兴软控科技有限公司,她的报国情怀有了更大的践行舞台。2018年,赵丽丽又创办科友半导体,公司创办一年后即被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,经过两年多的发展,科友半导体在第三代半导体材料领域已成为我省乃至全国的领头羊。

突破:打破技术壁垒填补国内空白

创业初期,资金是最难解决的问题。赵丽丽在创业起步时也遭遇资金困扰,她毅然下定决心变卖所有房产,作为启动资金。

“我在国外时工资比较高,买了一些房产。创业面临资金难题时,我就把国内国外的所有房产全部变现,自筹资金2000多万元,全部用于购买装备。”赵丽丽说,万事开头难,启动资金解决了,剩下的就是一步步踏踏实实去做。

赵丽丽告诉记者,半导体材料应用于很多高科技产业,比如手机、5G通信、新能源汽车、轨道交通、高铁动车等等。国内需求量很大,但是产能远远不够。而且,一直以来,国内高端的芯片主要依赖进口,第三代半导体材料更是被国外垄断。

创办公司以来,赵丽丽带领研发团队全力突破技术壁垒:自主研发制造的氮化铝成套设备获得全省首台套认定;自主研发制造的碳化硅成套设备正在准备申报全省首台套;成功研发6 英寸碳化硅衬底填补国内空白;进军8英寸碳化硅衬底的规模化技术攻关。

与此同时,赵丽丽牵头科友半导体、俄罗斯约菲研究院、深圳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、中国半导体照明联盟成为共同发起单位与哈尔滨工业大学、俄罗斯氮化物晶体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“中俄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”,并牵头与瑞典半导体能源和环境材料研究所创立“中北欧联合战略平台和实验室”,组建全球最顶尖第三代半导体领域人才队伍。

做研发、搞生产、谈合作,赵丽丽每天如旋转的陀螺般忙个不停,在打破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国外垄断的道路上,她全力以赴。

飞跃:实现产业化破解“卡脖子”

“今年上半年,这里将有50台套碳化硅生产线试产,这意味着我们公司的大尺寸碳化硅产品将进入批量生产阶段。”看着调试生产线的技术工人往来忙碌,赵丽丽对未来充满期待。

松北(龙岗)科技创新产业园12号楼,这是科友半导体于2020年下半年迁入的新办公楼,整整五层楼4000平方米,让迅速发展的科友半导体有了产业化空间。

不仅如此,在哈尔滨新区“黄金30条”政策支持下,2020年7月,科友半导体产学研聚集区项目启动。该项目一期总投资10亿元,将建成中俄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、高端装备制造中心、国际孵化基地等多个项目,未来将成为尖端技术的集散地,全球顶尖人才的成长沃土。

“今年春季我们将启动项目建设,预计2021年年底,将有100套碳化硅生产设备投入使用,年产6英寸碳化硅衬底5万片,年销售额5亿元。”赵丽丽告诉记者,随着科友的第三代半导体产品的产业化和市场占有率的不断提升,她离实现突破国内第三代半导体材料“卡脖子”难题的梦想更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