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年人权益保障别忘老漂族

随着人口流动性不断增大,一部分老年人为支持儿女事业、照料孙辈,“候鸟式”离家漂至陌生城市。他们在异地他乡面临着医保、文化差异、夫妻两地分居甚至语言不通等问题。尽管各地政府陆续出台优老政策,但有的政策相互“打架”,有的政策距落实落地仍有差距。

“卸”不下的十斤药袋

今年64岁的任建国自2013年起,每隔半年要跟老伴儿一起从吉林市来到石家庄照顾外孙。老人患有高血压、高血脂,加上心脏支架手术后需要药物维系,每天需要服用的药物多达5种,一天三次。

“吉林的医保卡在石家庄买药不行,因此每次去石家庄之前,我要在吉林拿着医保卡去开药。5种药开足半年的量,袋子提起来近10斤重。”任建国说。

“走”不出的孤身茫然

两年前,内蒙古呼伦贝尔老人王燕被女儿接到呼和浩特帮忙照顾外孙。她坦言,自己总是感到非常孤单和焦虑。“女儿、女婿每天早上很早出门上班,中午不回来,晚上加班也很晚回来,外孙的一切事务都由我来管。没有帮手,没人能说说话,每天累到不行,心理压力也很大。”

“兑”不成的“空头支票”

近年来,针对老年人权益保障,从国家层面到各省市都出台了不少措施。相关条款从政务服务、交通出行、卫生保健、商业服务等方面,细化了不同年龄阶段老人可享受的优待事项。政策很好,但实际落地情况不一,有些政策甚至成了“空头支票”。

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,车站、机场、医疗机构等场所,应当设立老年人优待服务窗口,老年人可优先购买车票、船票、飞机票,优先托运行李、物品,在各类医疗机构优先就诊、化验、检查、交费、取药、住院。然而,上述规定在个别地方形同虚设。

很多老人反映,他们经常要在异地孩子家和故乡老家之间往返,进出火车站都是正常排队,没有所谓“绿色通道”,也不知这样的通道设在哪里。

“老漂族”群体近年成为社会热点,需要政府关注,但与此不相匹配的是,一些地方老龄组织的职能却在弱化。“过去是协调各部门,现在只能搞老年宣传,组织点儿老年活动,处境很尴尬。其实,社会需要能体会老年人处境的政府组织去发现问题。”太原市一位长期从事老龄健康服务的工作人员坦言。

此外,多地老年人反映,几年前国家发文要求停办老年人优待证,凭身份证享受待遇,但在有些地方想要享受优待还必须持老年证。任丽颖 哈丽娜